歡迎您來到金鰲山陵園官方網站    

金鰲山陵園咨詢熱線:023-68543715    加為收藏
陵園文化
網站名稱:重慶市金鰲山陵園有限公司
電  話:023-68543715
傳  真:023-68543715
聯 系 人:周經理
網  址:www.426598.com
地  址:重慶市大渡口區伏牛溪石盤村
電子郵箱:
在線 QQ:

  經本陵園查實,近段時期有一部分人員,打著本陵園的名義對外銷售公墓,獲取不當利益。本陵園對此嚴正聲明:未經本陵園許可,其他人員一律不得銷售本公司的公墓,請購買人直接到本陵園服務中心處購買,以免上當受騙。


重慶金鰲山陵園園區電話:  
                023-68543715
聯系人:周經理
            
首頁 > 陵園文化 > 中國傳統風俗
重慶辛亥英烈之萬州英豪張威
瀏覽次數:3053次 發布時間:2013-7-24 16:51:55
重慶渝中區鵝嶺公園內的“建國先烈墓園”,是辛亥革命在重慶的有名遺跡。中為張培爵衣冠冢,左右安葬九位在討袁護國斗爭中遇難犧牲的英烈,其中有輕財急難、忠勇義烈的萬州英豪張威。

  張威,字鎮夷,1889年出生于萬縣長江南岸。兄弟四人,張威第三。幼稟奇氣,性沈默嗜學,下筆多奧理名言。喜交朋結友,任俠仗義,濟困解難,見稱于時。1904年入陸軍小學,升南京陸軍中學。1907年考入段祺瑞任督辦、鄭汝成為總辦的保定北洋速成武備學堂。所至倡設學會,參加同盟會,以驅除韃虜、恢復中華自任。

  1911年底,熊克武在上海籌建蜀軍,川籍同盟會員紛紛從日本、南洋、北京、天津等地聚集上海。12月,張威和呂超(漢群)、向傳義(育仁)、熊慕顏等保定軍校生從河北來滬,尋求黃復生籌資返川,參加革命。黃復生欣然將他們轉介給黃金鰲(肅方)、熊克武,同組蜀軍,回到四川。張威任十八團(盧師諦團)一營營長,駐夔州。他治兵有方,嚴明軍紀,處變不驚擾民,今奉節人民猶稱道不已。1913年8月,熊克武、楊庶堪響應孫中山“二次革命”號召,在重慶宣布獨立,討伐袁世凱及其四川代理人胡景伊。川東宣撫使黃金鰲扼水道交通,盧師諦團、張威營等部駐守萬縣、夔府,一時聲勢甚盛。但由于贛寧等省討袁失敗,袁世凱遂調滇、黔、陜、甘、鄂等省軍隊入川“會剿”。湖北、陜西附袁軍進窺川東,張威所轄兵僅數百人,新招募的又不熟悉軍事,人心浮動,謠言時作。他聚眾誓師抗敵,說“事不成我當先自殺以謝罪”,士卒皆感奮泣下。遂分全軍為三隊,以一隊抵御鄂軍于東,以一隊防范陜軍于北,而以一隊居中鎮戍。剛定策布陣,陜軍一旅之眾壓迫夔境。張威考慮到自己職位低而且兵力單薄,于是打出“夔州總司令”旗號,大字草檄,虛張聲勢,與敵交戰,先聲奪人,追擊二百余里。9月四川討袁失敗,討袁軍被迫遣散。張威屢次要自殺以踐前誓,為部下持抱,并搜去他的手槍、佩刀,故得不死。他又慮士卒攜械四出逃逸,為害百姓,于是出財遣散,收繳他們的武器,存放在奉節縣馬知事處,方出夔門,遠赴上海,繼續革命。

  張威敗而不餒,斗志愈堅,立志為破除這個污濁世界而拼死戰斗,不計個人成敗禍福。1914年秋,他與楊庶堪、盧師諦及湖口起義失敗后來滬的張豈庸等人商議,決定由張威和張豈庸攜帶自制的小型炸彈,秘密前往北京行刺袁世凱,另派呂超隨同赴京。張豈庸(1889~1970),江西省萬載縣人。1911年參加中國同盟會,1913年畢業于保定軍校,與張威、呂超為校友,擅長制造火藥和炸彈。臨行之日,上海的革命同志在都益處川菜社為他們餞行。席間,他和張豈庸慷慨陳詞,大有“壯士一去兮不復還”的氣概,在座者無不為之感動。到京后,為避開眾多耳目,入住一家小旅館。在京數日,終于獲知袁世凱將出席參議會開幕式,他倆決定于是日當街狙擊,各抱炸彈沖向袁世凱,與之同歸于盡。然而在其必經街道等候多時,總不見袁世凱的身影。事后查明,原來是呂超到京拜訪同鄉某參議員時,無意泄露事機,被其子密報,袁世凱臨時取消蒞會安排,刺袁計劃因而失敗了。刺袁未遂,搜捕風緊。他倆不得不離京,1915年初潛赴天津,住在天津租界張培爵與鄒杰等經營的機器織襪作坊。張培爵力勸他們放棄暗殺計劃,奪去了他們的炸彈,要他們返回上海,組織力量,舉行起義。

  張威和張豈庸回到上海,匯報了京、津之行及張培爵的意見,楊庶堪、盧師諦對他們倍加撫慰。不久,看見報載張培爵、鄒杰等同志3月4日遇難的消息,他們痛不欲生。張豈庸得到孫中山在日本召見的通知,東渡扶桑。張威則到杭州,準備組織舉義,事泄,附袁軍抓捕,他越城逃免,變名吳市,潛回上海。

  袁世凱深知上海為全國重鎮,向為“亂黨”發源地,特派心腹大將鄭汝成任上海鎮守使,兼任江南制造局總辦,坐鎮東南。鄭汝成“權謀詭譎,干練多才”,嗜殺成性,極端仇視中華革命黨人,1913年參與指使暗殺宋教仁;1914年11月7日派殺手狙殺范光啟(鴻仙),同時捕殺由北京赴滬準備起義的200余武裝人員,多方準備的第三次革命因此受挫。革命黨人決定除掉這個兇惡敵人。1914年楊殷行刺他以替宋教仁復仇,將其炸傷落馬,惜未炸死;其后黨人曹篤、丁厚棠在上海四馬路狙擊鄭汝成未果。1915年2月,陳其美奉孫中山之命從日本潛回上海,分析情況后,認為必須除去鄭汝成。暑期,張威和劉子春來急電催請黃復生速返上海,商量請黃復生用炸彈誅除之,張威愿作他的助手,以成其事。張威早就耳熟能詳黃復生研制炸彈受傷的感人事跡及其與汪精衛刺殺攝政王載灃的傳奇故事,敬仰其高尚情操和氣節,視之如兄如師,虛心學習制作炸藥、炸彈的方法。兩人購買炸藥,準備制造炸彈,謀炸鄭汝成,以去掉革命的絆腳石,為無數犧牲的革命黨人報仇。不料諸事俱備之時,被日本浪人告密,搜出炸藥,他倆同時被捕,關入虹口巡捕房,黃復生化名張本權。在審訊中,他倆爭相承擔責任,稱系己獨自所為,與他人無關,互相掩護。陳其美、盧師諦、朱之洪、徐堪、向傳義等人千方百計地營救他們。時有中國會審官關炯之也設法營救,二人需繳一萬元,可以保釋候審。但避難中的革命黨人籌款困難,由陳其美多方想法先繳了五千元,黃復生僅被審問一次,即取保獲釋,當天就偕同朱之洪離開上海,東渡日本。而張威因在限期中籌款不及,被引渡于上海鎮守使署,羈押獄中,等待判決。盧師諦、向傳義等打算利用鄭汝成是他在保定軍校的總辦和老師、鄭的兒子與他系同學這兩層關系,以師生情、同窗誼施救,鄭之子也同意為他求情寬恕免罪。他們探監時教他偽稱是“黔中良民,神經迷亂”,哀訴以求寬免。但張威不屑茍且偷生,不愿順此說法以求解脫,大義凜然,盡情傾訴革命經歷和決心,痛斥袁世凱和鄭汝成。鄭汝成遂下令殺之,時1915年11月,年26歲。審判定案后,寫遺書告訣別,以國家大事囑托后死者,侃侃數百言:“人生行事,但求心之安耳。心安則為之,成敗毀譽榮辱皆外來事,不足以動于中也。”慷慨激昂,充滿剛直崇高的精神,表現了為革命視死如歸的膽氣和豪情。

  四川隆昌世家望族之子郭某,1911年與張威相識于上海,敬重他德行高尚,結為好友,并將其妹面許與他。郭某歸家講述張威之為人,其妹動容首肯,全家贊同。二人鴻雁傳書,志趣相投,傾心相愛,未及禮聘,遭遇癸丑之變。張威以身許國,不愿拖累女友,數次寫書辭婚,郭某將同意,郭女持之不可。沒過多久,她游學京師,在上海遇見張威,噓唏無一語及兒女情長,惟勉勵他努力國事。以后書信往復,也是談國事,論革命。張威被捕,隨身帶著郭女相片,臨難前告訴行刑人不要拿走,讓它陪伴自己;并遺言朋友們,必附此照片以殉葬。行刑人為之泣下,收殮他遺體的人也淚流滿面,暫時殯葬于上海寶山里路側。他與郭女書訣別:“正月初一,我生日也。年年此日,望呼名字奠薄酒數杯,黃泉無遺恨矣!”郭女得書,設靈位奠祭而慟哭不已,四處征集、廣為宣傳張威生平事跡和精神,戚戚然不自安,生死不忘,堅貞不渝,數年后赍恨以歿。

  1915年12月16日,革命黨人王曉峰、王明山在外白渡橋將鄭汝成炸死,為國除奸,為民除害,也為張威和宋教仁、范光啟等無數犧牲的革命黨人報了仇。1916年6月袁世凱敗殂,盧師諦、黃復生、向楚等好友省看張威殯所,相顧念涕泗長流,黃復生尤為悲傷,痛哭不已。1919年迎歸遺骨,公葬于重慶浮圖關下鵝嶺。1926年“建國先烈墓園”建成,原重慶蜀軍政府秘書院長向楚為之撰寫墓表,鐫刻碑石,以詔千秋。

版權所有 重慶市金鰲山陵園有限公司
備案號:渝ICP備13004836號-1 網站:www.426598.com
陵園24小時服務電話:023-68543715 傳真:023-68543715 郵箱:
聯 系 人:[周經理] 陵園地址:重慶市大渡口區伏牛溪石盤村

a片在线永久免费观看